2008年7月11日 星期五

【維也納咖啡館週記】德梅爾糕餅店˙令人難忘的Fachertorte生日蛋糕之一



Copyright © Jas Chen

走過一間間的咖啡館,想吃蛋糕的慾望與日俱增。

我嚴格說起來並不是喜好甜食的人,雖然放在法國糕點鋪子櫥窗裡、以果膠固定有如寶石般美麗的各式水果塔總會不由自主的讓我想放慢步子,或著,掏摸出錢包,將櫥窗裡的點心換個位子,換進自己嘴裡。

不過我真的稱不上是很喜歡甜食的人。

漫遊在維也納諸多咖啡館的時候,總會看到成列的蛋糕,不如巴黎那般精緻,起初也沒真的勾起食慾,不過,看起來總是很好吃的樣子,與巴黎點心總是看起來很美麗的樣子不同。這兩大咖啡館文化發源地有許多同與不同之處,我忍不住要這樣觀察起來。

巴黎號稱美味之都,但在甜點上雖然都是漂亮的不可思議,但老實說變化不多,新口味也有限,雖然街上看到的每一個甜點都美麗非凡,但於我而言,視覺的享受遠勝於味覺;維也納不是,家家咖啡館都有自己的招牌甜點,花樣盡皆不同,好看與否很難說,但似乎都是很好吃的樣子。

想在維也納吃蛋糕的慾望與日俱增同時,剛好碰上自己的生日,那麼,沒什麼理由不來塊犒賞自己的蛋糕吧?

我走進德梅爾,這間二百年歷史以上的皇家御用甜品店,哈布斯王朝已然不在,但據說甜點的風味沒有二致。這我是無法懷疑的,光是眼前樣式繁多的蛋糕已足以讓人頭暈眼花。

「想點什麼蛋糕呢?」德梅爾清一色的制服黑衣女侍詢問。
「……… 」無法回答。
「那麼喜歡巧克力、水果、起司、慕斯、派還是核果(nuts)口味的呢?」
「嗯,核果好了。」
「這一排都是核果類的蛋糕。」

女侍指了整個桌子長的蛋糕種類這樣說,對於做下選擇一點幫助也沒有。

我只差沒用放大鏡觀看檢查每個蛋糕。「請給我這個。」挑了看來最不起眼的奇怪蛋糕,切面呈現的顏色特別,不覺狐疑起是什麼口味來。不過,反正我生日,想吃什麼都可以吧?


所以桌上最後放著這個奇怪蛋糕和一壺咖啡了。

正確的來說,是口味也是奇特美味的蛋糕喔。

厚實的派皮香軟,包裹著一點點紫黑色果醬是前幾天在哈維卡也嚐過的黑棗,看來黑棗在維也納並不是一種日漸沒落的食材;往下一層,是肉桂香氣恰好的蘋果切片。不意外,維也納的酥皮蘋果派本來有名,做成其他甜點應該也很正常;再往下,是美味而油脂豐富的核桃泥欸!我熱愛核桃,一邊暗自開心一邊往最底層黑色的餡料挖去…完全沒想到是芝麻…不折不扣的黑芝麻泥,不像芝麻糊的甜膩,沒有芝麻糖的硬脆。我沒有料到會吃到用芝麻泥做成的蛋糕,老實說核桃泥也是一大意外。 (在此更正,是吃起來很香的罌粟子.....感謝Chanteuse 的指正,在此之前沒吃過罌粟子做成的蛋糕,竟然以為是芝麻.....)

這幾種東西混起來吃是什麼味啊?

我像發現新大陸似地以不同混合方式吃將起來,核桃混蘋果、蘋果混芝麻、芝麻混黑棗、黑棗混核桃混蘋果……蘋果些微的酸味平衡核桃的黏稠,黑棗甜味足以帶起芝麻香。

我一邊吃著一邊盤算要多叫幾種,如果這樣奇怪的蛋糕都能夠美味得充滿創意,德梅爾的其他蛋糕一定精采可期。


嗯。不過您知道的,人的肚子只有一個。

但不管怎麼說,對於自己選的生日蛋糕很滿意。


關於德梅爾,也許您能看看這裡:http://yuhsingchen.blogspot.com/2008/07/demel-konditorei.html 以及

關於奇怪的蛋糕,可以參考這裏:http://billboard.maisondelafrance.info/en/details.php?cid=127


攝於維也納˙德梅爾糕餅店

6 則留言:

Chanteuse 提到...

不知道你還記得蛋糕的名字嗎
很好奇這麼多層不同組合的蛋糕會叫什麼

那個黑黑的....是不是一種德文叫Mohn的罌粟籽,這邊甜點常用的素材
因為在這邊還沒有看過黑芝麻說

核桃泥看起來好好吃~

Jasmine 提到...

是欸

我認真查了
蛋糕是fachertorte
也找到食譜
哈哈
果然是罌粟子

我這個笨嘴.....哇哈哈

lazybone 提到...

吃到好吃的蛋糕
值回票價
也相信那天是快樂的一天,對吧!

匿名 提到...

你知道嗎
這不能怪你
我也吃過這款蛋糕
也在德梅爾
妳不說
我一直都以為是黑芝麻
因為有芝麻香氣
所以也沒懷疑

所以是罌粟籽嗎
我還是認為比較像芝麻.....

Chanteuse 提到...

哈 竟然就叫多層蛋糕 有點不浪漫

當初第一次看到的時侯也很高興以為是黑芝麻
結果說是用來做鴉片的那種植物 -_-;

然後寫這篇留言的時候我很無聊的去查
竟然有人實驗吃兩個罌粟籽麵包就會出現麻醉現象

csming 提到...

哈維卡的蒸蛋糕、卡爾廣場的超大份早餐、德梅爾的奇怪生日蛋糕……,看來捷思敏的肚子可能不只有一個呢,呵~

我開始理解豬籠草裡面那隻昆蟲的心情了,也許它早就知道是陷阱了,但卻忍不住還是要進去探一下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