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7日 星期二

梅子的芙蓉繡球



© Photo by Jas Chen


剛接下美食頻道的工作,第一個碰上的就是台菜系列。

這可為難了我,雖然是地道的台灣人,然而酷愛美食的父親向來是把出門上館子與西餐、江浙菜、北平小館、四川大菜等風味料理畫上等號,上館子絕不上台菜館,因為沒有家裡的好吃(其實就算在家裡,陳老爹可也不那麼偏愛清清淡淡的家常台菜)。

記憶裡,吃台菜似乎是奶奶的專利,所以台式料理在腦子裡已經與奶奶染得烏黑的稀疏頭髮和乾澀、泛著絲絲細紋、但白皙得明媚的年邁肌膚重重鎖在一起。雖然歲月無疑地寬待八十高齡的奶奶,仔細點,依稀仍可在講究的衣著和不能顯示真實年齡的外表見到過往風華,然而還是很見老了。就為了這一點,台菜似乎就變得難以忍受,總在盤盤碟碟中見著並不存在的滄桑皺紋。

然而工作還是要做的,於是挑了幾間喊得出名號的餐館,一間間地探尋。就是如此這般的進入了位於六條通的梅子餐廳,一間我的父母們都來過,然而我卻從沒分清楚倒底是什麼料理的餐廳。

老實說,據說才翻新的梅子有著相當不錯的情調,我忍不住多拍了幾張內部的裝潢,不過真讓我愛上的是他的芙蓉繡球。那是一道說穿了不能算很複雜的料理,可卻顛覆了對台菜的灰黑印象。不是黑摸摸的滷肉、爛糊糊的鹹粥,台式料理中不美的那部份此刻隱藏在交錯縱橫的葫蘿蔔絲裡,橘黃艷紅地蓋住了精緻豐富的內裡;紮實的魚漿、切成丁塊的海味,捏轉成渾圓的丸子,滴溜溜地在芙蓉豆腐上展現。

這樣一道美菜,多半有著不怎麼中吃的口感,我不抱希望地小小咬了一口,然而想像中過硬的口感並不存在,反倒是海鮮丸子與滑嫩的蛋豆腐調皮的在口腔裡跳起了愛之舞,豆腐的軟嫩吸足了鮮美的湯汁,丸子適口而不至於過份地有彈性,適於咀嚼的口感和濃淡將好的調料,由原以為裝飾用的紅蘿蔔絲提出鮮甜的滋味……

這是一道華麗登場的佳餚,熱力四射而又不致膚淺,所以就讓她做了我站台上初見面的主角,嗯,不知道看官們還喜歡嗎?



2 則留言:

B.B.B. 提到...

喜歡阿
文字讀起來比圖片更令人垂涎呢

Jasmine 提到...

嗯 你是ELLSA還是RENEE呢
我的BLOG還沒給什麼人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