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8日 星期一

【維也納咖啡館週記】蘭特曼咖啡館的土耳其咖啡


Copyright © Jas Chen

據說維也納的咖啡起源自土耳其,那麼在維也納的任何一間咖啡館都能看到土耳其咖啡販售便不是一件太過奇怪的事。

咖啡的種類不少,來到維也納以前,我已經喝過很淡的美式咖啡、很醇的義式咖啡、很醉的愛爾蘭咖啡、很奶的法國咖啡和很甜的越南咖啡,其中最喜歡的是很甜的越南咖啡。喜歡,也許只是喜歡那種特別不一樣的呈現方式,或者特別喜歡一汪咖啡喝畢之後殘留在杯底甜滋滋的煉乳滋味。

原本在進行「維也納咖啡館主題之旅」前,也規劃了各種不同模樣的維也納咖啡品嚐,如同在哈維卡咖啡館系列文章裡提到過的:

「維也納咖啡是這樣的,有大杯和小杯的加奶咖啡、大壺和小壺隨你加不加奶的咖啡、什麼都不加的黑咖啡、面上浮著厚厚一層奶泡的咖啡。如果奶泡換成了鮮奶油或冰淇淋,就又是另外一種咖啡;還有加了酒的咖啡:柑橘酒、奶油酒、咖啡酒,咖啡+奶油酒、白蘭地、伏特加、經典的蘭姆酒…很多很多咖啡,每一種都有不同名字。」

這樣多的咖啡,不嘗試看看似乎很可惜。所以在一間又一間的咖啡館漫遊之中,我試著點起每一杯不同模樣的咖啡。有些放在厚重的玻璃杯裡、有些放在漂亮的白瓷杯、有些加了很多牛奶、有些是名為「金咖啡」的什麼也不加咖啡,面上飄浮著乳白色鮮奶油的、加了眾多水果烈酒的、濃縮成小小一杯的…

直到我的胃再也受不了,開始不得不規規矩矩的只叫「一壺咖啡」

開始「一壺咖啡」前最末的精采結尾,就是蘭特曼的土耳其咖啡。

土耳其咖啡的煮法是將咖啡粉放在一至二人份的小小銅壺中,直接在爐子上煮沸。這樣的作法會在杯底留下厚厚的一層咖啡渣,有情趣的人喝完還能夠看看杯底殘渣的圖案,預測近日的運勢。蘭德曼的土耳其咖啡就是這樣連著銅壺送上來,附著不可或缺的一杯水(在維也納喝咖啡附水本來也就是土耳其人的習慣),另外還有一塊方方正正的軟糖。

「這是配咖啡的,就叫土耳其軟糖。」家裡常備土耳其咖啡以便隨時解癮的朋友這樣說。
我輕輕地咬上一口,軟糖非常甜,咬起來像是濃縮過後的棉花糖,軟滋滋、甜膩膩,配上苦得剛好的土耳其咖啡,非常棒。

奧地利超市到處賣得有一包包的土耳其軟糖,和一包包土耳其咖啡的專用咖啡粉,自此雖然在咖啡館晃遊時還是固定叫上「一壺咖啡」相伴,卻在深夜裡回到小公寓時央求朋友煮起標準的土耳其式。微涼的夜裡踡起腳指頭,窩坐在椅上,聊著白日各自的遭遇,啜飲濃香的咖啡,一邊還咬著軟糖。咖啡喝盡,等候尚未冰透的玫瑰馬丁尼時,就湊著燈光數起杯底的殘渣。

「你明天運氣會很好喔。」
「會撿到錢嗎?」「會碰上帥氣男人啦!」

土耳其的維也納之夜總會在胡言亂語中度過,而這就是我對土耳其咖啡的記憶。

雖然文章跟蘭德曼的關係好像不深,不過確實是在此喝到第一杯、也拍到第一杯的土耳其咖啡。不過照片怎麼看都有點做作的樣子就是了。笑~

2 則留言:

Sammy 提到...

「咖啡喝盡,等候尚未冰透的玫瑰馬丁尼時,就湊著燈光數起杯底的殘渣。」
我也喜歡這樣觀察咖啡杯底殘渣
然後做做占卜預言的遊戲^^

第一次來到你的部落格
很高興認識你!!

Jas Chen 提到...

歡迎 Sammy!

我也喜歡命理欸
不過老實說咖啡渣看不太懂

很高興認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