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4日 星期一

【彧馨吃館子】一口牛丸半口湯

原刊於2009.9.8UDN聯合新聞網

Copyright © Jas Chen

真抱歉,實在不是周星馳先生的大粉絲,尤其不愛看他的出名電影「食神」。這沒辦法,莫文蔚在電影裡的扮相實在有點糟糕,男女主角的個性又都古怪,怎麼樣也無法習慣。

話雖如此,電視老是重播,零碎也看了數次。見了美味食物總會嘴饞的我,對電影裡跟吃有關的大小事物興致濃厚,雖然聽著配上的好好笑對白會忍不住捧肚子,還是會下點功夫研究看看什麼是『黯然消魂飯』、『錦繡多味魚』或『皇帝炒飯』,偶爾也會對像是:

鹼水麵沒有過過冷水,所以麵裡面都是鹼水味;魚丸也沒有魚味,但是妳為了掩飾,特別加上了咖哩汁想把它做成咖哩魚丸,這麼做太天真了!因為妳煮的時間不夠,咖哩的味道只留在表面上,完全沒有進到裡面去,泡進湯裡又完全被沖淡了,好好的一顆咖哩魚丸讓妳做得是既沒有魚味又沒有咖哩味,失敗!』

這樣的台詞頗以為然。

不過,對電影裡的「爆漿瀨尿牛丸」,總當它是戲。牛肉丸子有彈性味道好是一回事,但要說可以拿來打乒乓球、咬一口還會噴汁,這怎麼想都是很奇怪的事嘛。

於是在香港訪友期間,偶然提到周星馳和這部電影時,我忍不住誇讚編劇這樣的神奇點子,朋友卻是一臉「咦?原來你不知道呀」的表情。



「瀨尿牛丸嗎?還真的有唷。」久居香港的朋友這樣說。「據說《食神》這部戲的發想就是因為那家牛丸店,可不是空穴來風的。」朋友興致勃勃,一面如實告知。

「真的有?」我半信半疑,「那這個爆漿牛丸是怎麼爆漿的呀?」老實說,這點是最好奇的部份,換作是您也會如是吧?畢竟是紥紥實實的丸子,裡面怎麼能容納湯汁?又不是水餃湯包,麵皮多少還可以盛裝一些。

香港人愛吃丸子,手打牛肉丸,顧名思義,是把牛肉又槌又打,打成了漿再捏成丸子,猶如魚漿那般,要包點濃稠的起司還是魚卵什麼的,大約不是問題(事實上許多火鍋料也正這樣做),但如果是液體,肉漿的空隙不小,怎能夠不讓其湯汁滿溢流失?

朋友拉著我來到旺角街上,指著路口的《樂園牛丸大王》,不誇張,轉去轉來這個招牌我見了三次,不是迷路,而是小小的旺角竟開了幾間。

「這一間才是老店」朋友說。「吃之前妳要不要試著猜看看原因?」
「能包著湯汁,是腸衣嗎?」猜想可以包住汁液的,大約跟製作香腸的腸衣道理類似。
「若是腸衣,說不定可以喔,但是腸衣硬硬的擱嘴應該很難吃吧?」

一邊胡亂猜測,一面看著菜單,點了黑椒、花膠、招牌幾種不同口味的牛丸,其中花膠吸引了目光。謎底該不會就是它吧?我猜想。第一次知道花膠彷彿是從金庸小說裡,再來聽說有道失傳的名菜「鳳凰蛋」,就是將各種禽鳥的蛋汁調味後灌進大花膠裡蒸熟,放涼了再將凝固的蛋汁切片。每每聽見花膠似乎都是些不可思議的料理呢!

其實說穿了,花膠就是大魚的魚鰾,算是氣囊,自然可以盛裝溶液,也叫「肚」從前鮑參肚翅是並列為珍貴食材。講究的人吃魚鰾還要分公母,說雄魚的鰾厚,嚼食有勁,母魚的鰾薄,適口易入味。

那麼,花膠牛丸是把魚鰾裡塞進湯汁、封在丸子裡?似乎是這樣的。牛丸裡的花膠大約是母魚肚,軟而薄,吃不出什麼味道。我小心地小小咬著邊,深怕裡頭滾燙的湯汁要噴出來,然而即使是這樣小心了,第二口咬開還是噴了同桌好友一眼鏡的湯湯水水。

食神裡形容這種『爆漿牛丸』是這樣說的:

「從來沒試過這麼清新脫俗的感覺,牛肉的鮮、撒尿蝦的甜,混在一起的味道竟然比老鼠斑有過之而無不及,簡直比我的初戀更加詩情畫意!」

有沒有這麼好吃且不置評,但自從第一次上門之後,陸陸續續又去了三、四次,不為別的,就想讓不同朋友享受一下「丸裡乾坤」的滋味,而幾乎沒有一次令人失望,唯一可惜是製作水準不很穩定,大約五六顆裡總有一兩顆丸子的花膠破了洞,無法得到「爆漿」的「驚嚇」。

今日朋友傳了旺角照片給我,我竟因此想起也在旺角的這間店,恍惚間彷如彈跳的爆漿牛丸正在口中。

下次吧,我想。下回再去香港,必當再去試試這有趣滋味。

2 則留言:

csming 提到...

為什麼同樣的一碗麵,妳的看來就比我的還要好吃呢?
看樣子下次的香港行還是得努力的吃~吃~吃~才行呀…呵

Jasmine Chen 提到...

因為明明就不一樣阿
我的是花膠丸子(所以會噴漿)
加上"魚麵"唷

CSMING你叫的是"正常麵"
魚麵好吃很多,加2元還是5元就可以換
你沒做功課唷(指)(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