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9日 星期三

上海小館的腐乳肉


© Photo by Jas Chen


如果不是C,那麼我應該沒什麼機會到這間在永和巷弄內的小館子(不過也有自己的停車場了,看來似乎人客洶湧……)。彧馨向來懶,不耐煩找不知道怎麼走的店,偏偏離開市中心就是路癡一枚,於是屬於他處的美味很難成為彧馨飲食指南的一員。

會知道上海小館,起因於某次提到屬於「大塊肉」的豪情,C忍不住提了這一間,極其稱讚腐乳肉。關於C……這樣說吧,C是一個光挑雞蛋都能說出鄭家土雞蛋白水煮煮灑點岩鹽,其味滋美的好傢伙,有那麼利的舌頭的饕家推薦,那麼不去試試有些對不起自己。

很不喜歡永和的交通啊!

抵達上海小館時忍不住地抱怨,轉來轉去麻煩無比的道路完全不識得,也許同去的老弟記得比較清楚?不過進門就是小館子的模樣,讓我想起也是隱藏在台北市巷弄、專吃大閘蟹的劉家小館,招呼得很親切。C熟門熟路地點起了菜,難得來,一口氣叫了一大桌。

主菜還未上,小菜的蔥燒鯽魚就相當味美地上桌。大肚子鯽魚調味比起過往吃過的稍稍偏酸了一些,很醒胃,鰭脆腹軟,滿滿一肚子的卵,食材揀選地相當好,條理入味。心裡想著該帶兩尾回家孝敬陳家老爹。太貪心,菜一道一道陸續端上,滋味都不錯,叫得有些多,不過四個人而已,於是吃得很散漫,等待主菜上桌。

腐乳肉?我心想,這很難做嗎?於此一些概念也沒有,在紐約居住時,曾經一時興起,挑了兩大塊四川腐乳醃肉排。腐乳白蒼蒼地,帶些紅油,連帶地肉看起來也不太健康,然而味道強悍,非常下飯,相當受歡迎。「這裡的腐乳肉是什麼作法呢?該不會也白慘慘地一片吧?」

什麼叫「汁稠醬赤」?在腐乳肉上桌那刻就見識到了。深粉紅色濃稠的醬汁,厚厚地潑灑在四四方方的豬肉上,香氣逼人,眾人一改懶散模樣,紛紛聚精會神研究起來。「該不會很硬吧?」老弟這樣說。

方方整整的肉的確是一付難下箸的樣子,我試著輕輕撥動,不料肉塊如豆腐般不費力氣就能剝開。「嚐嚐看啊!」C一臉高深莫測。我夾了一筷子,咬了下去……哇!濃厚的味道迅速散入口中,肉酥軟,然仍有該有的勁道,悶煮後腐乳汁全進了五花豬肉塊裡,透出美麗的玫瑰色,每一口的滋味濃郁地化不開,這該是紅糟腐乳做成,似乎仍帶著淡淡酒香,我連醬汁都捨不得放過,盡情搜括一氣。

寫到這似乎又餓了,說不定哪時候可以說動陳家老爸拼過舟車勞頓去試試呢。

是了,花三鮮也很不錯,很可以試試呢。

1 則留言:

fm03 提到...

(點頭點頭如搗蒜)

上海小館真的是美味又物超所值的餐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