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7日 星期四

Mr. Cheese的起司與酒

Copyright © Jas Chen

雖然我不討厭起司,但絕對不會自稱是愛好者。基本上,除了酒,多半跟「發酵」有關的東西,都不常碰觸。即便是酒,有時也不一定為了貪戀入口的瞬間,而常常是為了下喉之後、能在身體裡產生某種不可思議的化學作用,那股子可以有的醺醺然。

某個絕不閒暇的週六午後,我匆匆自好樣餐廳的餐會中退場,趕赴「Mr. Cheese」,參加一場本來以為大約是來不及與會的醺醺然之約。因為工作的因素,我開始陸陸續續參與一些餐酒會,也發現了一些新去處。這一場毛寶舉辦的「夏日乳酪品酒響宴」則是自己報名的。本來絕不該有壓力,也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在莫名奇妙多出來的一堆行程中推推擠擠,以至於敲開「Mr. Cheese」的玻璃門時,講堂已經開始。

關於紅白酒或是各式起司的資料,在這裡就不多說了,畢竟這已經有許多書籍資料,再說,彧馨從來不在乎名牌與正統。本來嘛,也曾經把規則標準當成典範,不過多多少少有些經驗後,才真正明瞭所謂的品味是絕對個人的。可不是只要五大酒莊出廠就一定上品,也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嚐出品酒師口中豐富、多層次、細緻的風味。比如說,彧馨自己就偏好果香味濃厚的西班牙或義大利酒,對於法國葡萄酒躲躲藏藏的香氣、曖昧難明的滋味,深深的不以為然。看過Peter Lugers雙人份牛排這篇文章的朋友,勢必能了解「彧馨其實是個粗人」這樣的事實。
酒如是,起司亦難免。

有些人是不臭不吃;有些人是有點味道就拒碰;當然更多人是抱著「我還不如吃臭豆腐」這樣的心態,這是半分勉強不得的。至於我呢?既然是粗人,臭豆腐是愛的,臭起司也愛,不過,可得注意,彧馨「只愛」臭起司啊!這也是之所以不能自稱為起司愛好者的主因,因為截至目前為止,真正喜愛的仍只有藍霉乳酪這一項而已。台灣能夠選擇的起司種類其實相當有限,而再怎麼能跑,彧馨也不可能天下走透透,四處尋起司。所以是不是有別的「更愛」會出現,目前不得而知(呃,試過幾次羊奶起司,也相當不錯就是……唉,彧馨是逐臭之夫……)

咳,回歸正題,關於講堂「夏日乳酪品酒響宴」。

其實是想認真看看起司與酒之間的搭配,雖然說,這樣的搭配該是自己來試,越試越有趣才是,不過台灣的現況是酒貴、好酒更貴;起司難買,冷門的起司(比如藍霉乳酪)益發地難買;而彧馨家中的實況則是紅酒少人喝,起司無人碰,那麼,要自己一個人天天嗑起司喝葡萄酒,未免有點發神經。那麼,參加這樣的活動是再好不過,酒足(好吧,對我是還好,先承認以免被轟),起司多(都到Mr. Cheese家了,能不多嗎?),三種起司三種酒,那麼至少可有九種變化。誠然,都是先配套好的,不過開始就說啦,品味很個人,要是自己胡亂試試,說不定也會有發現新大陸之感哪!

* * * * *

我個人以為,白霉起司配上極端纖細的法國白葡萄,是清晨的搭配。

如果有個早晨,能舒暢地在滿是陽光的小屋醒來,晴冬,空氣因而有些清冷,然陽光足,自落地的白木大窗中潑灑而下,是以不覺陰寒。這樣的早晨,無事煩心,可以慵懶地在鵝白鴨絨被上翻臥。羽絨將身子的溫度暖得剛好,鼻中口腔的氣息卻清涼,如果此時身邊的柚木地板上,剛剛好放上一杯還有些冰涼夏多內,也許白蘇維庸?和一碟子乾乾淨淨的白霉乳酪,那麼優雅的夏多內、纖細的白蘇維庸,配上柔軟、奶香清淡的白霉乳酪,該是喚醒味蕾最為溫柔的方式。

可惜,這要早晨起來嘴裡「居然」沒有異味才成,不說刷牙會壞了味覺,單單是把光裸的足掌落地就已然優雅全消。另外,彧馨似乎從來不是早起的鳥啊……


那麼,香提紅酒配上乾酪?似乎有種質樸的豪氣!

數年前某個遊蕩巴黎的午後,由於誤了午飯,是以匆匆買了燙手的棒子麵包,胡亂配上隨意買的乾酪,口很渴,而水不見得比較便宜,所以也抓了半瓶裝的不知名紅酒,就這麼坐在現在已不記得名字的鵝卵石路邊。白底藍紋的油紙包裹著一片片金色的乾酪擱著,我當心著剝開棒子麵包,扳開燙手的鬆軟內心吃將起來,一邊拿起已經開瓶的紅酒就口,當然沒有杯子。於是一氣灌下一大口,再狠狠咬下另一大口極具嚼勁的乾酪,豐富而質樸的滋味在口中蔓延。那一日我不是在昏暗的巴黎街頭,而是洋溢在普羅旺斯的陽光下。

於是有了乾酪,就一定要有紅酒麵包,酒不在乎好,但乾酪一定要濃厚香糯,更一定要有麵包,有嚼頭、說不定有些偏酸,沒什麼五穀雜糧、奶油巧克力這些複雜東西、乾乾淨淨的麵包,那麼,於我便是極好的一頓。

然而,私心所喜,仍然是深沉的夜裡,偷偷地在空無一人的客廳,享用濃重的藍霉乳酪搭上甜蜜托凱。身子暖暖熱熱、嗅聞起滿滿的乳酪香氣、倚倒在金絲蔥綠高背絨沙發中,將托凱蜜般的滋味,絲絲牽引到深沉的夢裡。


雖然講堂中不盡然是這樣的搭配方式,但有些陰雨的午後,在明亮講堂裡,被黃金色乳酪、絲白透亮或深石榴紫的葡萄酒圍繞,我在記憶中、在想像裡,一遍又一遍與新交舊友在此地共築同樣深沉的夢。

在巴黎;在托斯卡尼;在普羅旺斯;

我們都在夢裡。


又,清淡的起司配新鮮水果,濃厚的乳酪配蜜餞果乾或果醬,這是彧馨的配法;至於飲料,其實也不是一定要葡萄酒。偷偷說,想試試看白乾配藍霉乳酪或四川豆腐乳哪!不知道吃起來是什麼味?


關於「夏日乳酪品酒響宴」,你也可以看這裡:

Cassidy的Blog
彤彤看世界
朵拉的部落格

4 則留言:

Pao 提到...

Hi, 您好
我是那天坐在你正對面的Lazycat 你的文字和照片都很棒 以後一定要常來你這邊看看
有趣的是 原本那天早上我也要去好漾吃早午餐呢 拐了一圈 還是會在同一個地方相遇 人生真是有趣不是嗎?

Lazycat

Jas Chen 提到...

Dear Pao


我在你的網站照片看到我欸!
以拍攝的角度遠近
那麼我們應該是坐不同桌喔
還是隔最遠的那一排呢

><~這樣Pao說的人是我嗎(很遠的正對面呢)

很高興Pao喜歡我的文章
也歡迎常來逛逛
或許也可以看一下右手邊欄位
彧馨的心情攝影部落格喔


還好那天Pao沒去好樣
很吵呢~
呵...真是有緣

lazy cat 提到...

哈~坐在我對面的女生不是你 我也發現了 只是你們兩個人都有一種淡淡冷冷的氣質 :)

我喜歡那張雨中即將啟航的飛機 我們有一點很像 雖然我是那種會細細計畫行程的人 但我旅行也是帶著幾本好書在異鄉找個咖啡廳或公園慢慢閱讀 只是想 用自己的步調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那種感覺 我懂 不需要甚麼特別原因 就是想這樣子 颱風要來了 住在山上的我 又可以看到雨霧濛濛的台北了 :)

Jas Chen 提到...


我不冷啦
熱得很咧

其實旅行倒也不是不愛計畫
不過大概就只想去一個地方
看一個風景
其他就隨緣了

我也拍了颱風照
跟你一樣我也住山上呢(算吧?)
但是颱風很討人厭
加上我又感冒了
一整個昏昏沉沉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