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9日 星期四

【維也納咖啡館週記】中央咖啡館的維也納炸豬排˙Wiener Schnitzel



Copyright © Jas Chen

配合『一次』的【維也納咖啡館週記】,那麼順便也把在維也納咖啡館裏僅有的用餐經驗貢獻出來以供參考,老實講,沒什麼特別的,但是之後說不定會陸續提到的維也納糕點,可是一等一的好吃啊!

維也納炸「肉」排,傳統的作法炸的應該是牛肉。歐洲炸豬排首先讓我想到的總是瑞士的藍帶豬排,是將起司塞在豬排裡,麵衣香脆金黃,餐刀切下就會流出已經融化的濃濃起司汁,當然做得好的很美味,但要做的不好,難吃起來還真是可以很難吃。

傳統的維也納炸「肉」排應該是將薄薄的小牛肉片疊起、裹著麵衣下去炸,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維也納炸「肉」排多半用豬肉代替,某些餐廳裡也能吃到雞肉做的,甚至舊城區裡最有名的那間號稱「全維也納第一」的炸肉排餐館,使用的也都是豬肉,沒有深究原因,但我想,總不會是因為瘋牛症吧?(笑)

旅行之前,總習慣先勾勒出味蕾地圖,在地圖上一個個標好目標,按圖索驥。

「是不是該標入維也納炸肉排呢?」

出發前我著實委決不下,按說炸肉排大約很難有什麼地方作的比日本的Tonkatsu香脆,更難有地方調味能比台灣的排骨便當精采,那麼,飛過大半地球浪費時間去吃明知大約不好吃的東西是什麼道理呢?

我在「維也納炸肉排」旁的問號上打了個叉叉。想了一下,又把叉叉塗掉,補了個問號。

「說不定不會難吃也很難講。」畢竟是很出名的食物,不試試看會不會說不過去?




「喏,這是維也納最有名的那間炸肉排餐廳。」久居維也納的朋友無可無不可的指著超級狹窄的古城區巷弄裡,一間只能用「人聲鼎沸」、有著深綠色屋頂的餐廳這樣說。

我探頭看著鄰街的客人,每人桌前大約都有一盤不怎麼起眼的炸豬排和許多杯看起來很好喝的酒。另外,每個人穿得都很正式,像是在巴黎米其林等級餐廳用餐的架勢。

朋友完全沒有停留的打算,啪啦啪啦地往前走去。

「要不要吃看看?」雖然餐廳外排著一大堆的人,短時間大概是沒有位置。

朋友轉回頭,淡淡地說:「你回去吃香雞排大概會比這個好吃一百倍。」

不斷地回頭看著人滿為患的餐廳,我當然還是只能隨著朋友意志堅強的腳步往前走,坦白說,如果光就是看食客盤子裡乾乾瘦瘦的肉排,似乎也找不出非吃不可的理由。


附上最好吃維也納炸豬排餐廳招牌一張,穿過右邊的小小巷弄,餐廳就在左手邊



第二天我就到了中央咖啡館

如同在『一次』裡說過的,那是又熱又累完全不得休息的一天。我喝下大半壺好心的鬍子侍者特別送來的水,便再沒有喝咖啡的慾望。但是咕嘟咕嘟地喝完水,肚子就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早就過了午餐時間,早餐吃了什麼呢?好像只有馬鈴薯片而已。我翻過菜單屬於咖啡的那一頁,研究起中央咖啡館每日都有、八塊歐元一份的當日套餐。

今天的套餐是維也納炸豬排!

今天沒有朋友意志堅強的阻擋,加上我深信飢餓是最美味的調味料,八元的套餐包含冷湯、沙拉和主餐,看起來似乎也還合算 (比昨天的餐廳便宜多了呀!),那麼當然毫無考慮的點了下去。

然後呢?

然後我深深慶幸點了不管怎麼樣都好喝的啤酒,這樣啤酒可以沖淡大概放了半瓶鹽的豬排;更慶幸水還剩下半壺,那麼在實在咬不動炸了大約半世紀之久的乾硬肉片時,還能夠像吞藥似地灌水嚥下。比較糟糕的是,在接下來未完成的維也納旅行中,我總不斷地思念起香雞排的美味。

2 則留言:

chanteuse 提到...

我還沒去吃過Figlmueller,不過維也納好吃的Schnitzel還是有的,而且不鹹...
第一次吃Schnitzel在中央咖啡館也難為你了,咖啡館的食物大部分還是不好吃,而且的確大部分的餐館鹽都像不要錢似的加

正統的Wiener Schnitzel用的是小牛肉,我只咬過一口別人點的就再也不碰了,跟一般牛肉真的不同,提醒你在吃牛的小孩-_-
還是有很多餐廳用小牛肉做Wiener Schnitzel

Jasmine Chen 提到...

謝謝chanteuse的資訊

不過下次去維也納應該不會去找好吃的Wiener Schnitzel,因為彧馨不想吃牛的小孩說(好可怕的形容方式...)